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監督の鬼畜美学

Anime+Figure+SF+燃え+萌え+エロ+番影

 
 
 

日志

 
 
关于我

这里不更新好多年了~ 新浪微博@鬼畜监督KJ

网易考拉推荐

[连载] AP同人小说《星原战记:Another Side》  

2010-02-04 02:50: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原战记:Another Side》原作:YC重工同人制作组    监修:Lee囧       

第一章

      “我呼唤你来到战场,是我用尽最后的力气,呼唤最大最强的奇迹。忠诚而勇敢的人啊,无论你是国王还是奴隶,请与女武神一同驰聘天际,乘坐那古老的瓦尔哈拉”——《飞行的女武神》


公元2010年,宇宙空间废物回收组织在木星外围宇域捕获了一部异星文明的无人兵器并交与联合国。人们意识到持有恶意的地外异星文明真实存在,并且对地球圈以及整个太阳系造成威胁。于是危机面前世界各国摒弃前嫌达成共识,调动各国最顶尖的科学家和工业技术人员对无人兵器进行解析并技术互换,开始了代号为“星原计划”的新式空天战机和宇宙战舰的研制工作,以此对应可能发生的宇宙空间战争。同时,联合国推动组成太空防卫联盟军,并在木星建造军事基地,成为抵御异星人进攻的太空第一防线。

公元2027年,利用对异星科技研究获得的XCV粒子技术,成功解决了源动力问题,第一世代宇宙战舰和空天战机交付太空防卫联盟军使用。但是由于技术的不成熟性,第一世代的性能和动力系统稳定性欠佳。同年,太空防卫联盟军在中国沈阳设立宇宙飞行士官学校,为宇宙舰队培养输送精英士官和飞行员。

公元2041年,XCV粒子压缩技术取得突破性进步,粒子系统的广泛应用相对成熟,第二世代空天战机性能趋于稳定并能做到宇宙空间超距离飞行,星原计划进入了研究新型合金材料的阶段,以解决变形结构并大幅提升战机在宇宙空间的作战性能。

公元2087年,经过数代科学家的努力,空天战机变形结构技术取得突破,第三世代空天战机已经可以实现Falcon模式(半人形)变形并进行空间机动和使用外挂武器。星原计划进入了战机实现完全变形Knight模式(人形)的最终研制阶段。

公元2179年3月,人类开始着手于对太阳系外层的资源进行探索和利用,以太空防卫联盟军为护航的宇宙舰队向太阳系外层宇宙空间进发。同年7月,地球舰队在天王星宇域遭遇伊克斯星的先遣舰队,“第一次太阳系攻防战”打响。太空防卫联盟军在伊克斯星人压倒性的军事力量科技面前节节溃退,最终太盟舰队损失大部,仅少数部队逃回了木星基地。

公元2179年11月,完全解决了变形问题与粒子武器实用化的第四世代空天战机——YF-10“羿式”高机动可变战机试飞成功,由于新的生产线限制仅有十部试作机。

——宇宙空间作战兵器之开发史 - 年表(节选) 


        2179年12月,地球,欧罗巴联盟(欧盟)撒哈拉沙漠太阳能电站“沙科”计划重点发电区。

       随着科技的发展,百年前提出的沙漠发电计划中最大的瓶颈——水资源的消耗,已经得到解决,代表着这里成为了欧罗巴联盟在非洲大陆最重要的能源供给基地。特别的地方在特殊时期总会受到特别的关照,就算是位于偏远沙漠地区的小城市。SFX-111“阿波罗”可变形战斗机和TA-79 "门神" 主战坦克的轰鸣夹杂着风声呼啸而来,打破了撒哈拉的寂静。随着世界军事的焦点都转移到了对抗未知的太空,欧盟军方似乎忘记了地面世界并非太平,太阳能电站的军事防御薄如蝉翼,轻易就被蓄势待发的非法武装组织攻陷了。

       洛克法兰赤色军。销声匿迹了50年的反美利坚联邦革命武装份子。
       头目索恩?斯比基克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推翻靠恶意技术垄断霸权世界且气焰嚣张的美利坚联邦政府(美联)。可以确认洛克法兰赤色军在暗中得到一些反美联邦国家和财团的支持,并获得了相当数量的军备支援。然而在美利坚联邦压倒性的军事优势面前,洛克法兰很快就被剿灭了大部。

      “残党…吗?”羽飞看着手上的这份刚从总部发过来的任务资料,转过头问自己的直属长官——绰号“苍狼”的高机动菁英部队大队长。
      “嗯,洛克法兰赤色军占领了撒哈拉沙漠太阳能电站群并且意图利用此来威胁联合国,以达到透过欧罗巴联盟来给美利坚联邦施压的目的。而现状正如你知道的,目前各国已经将全部精力用于外太空资源开发上,并且组成了一个坚固的临时共同体。但是如果他们计划成功的话,内部的矛盾就会导致这个共同体出现裂痕。国家联合这种东西……切!这次的行动目的就是歼灭这里的赤色军这群残余分子…”
       苍狼顿了顿,深吸了一口烟,接着说:“同时获取YF-10s的实战数据。”
      “哦…”羽飞轻轻应了一声,他知道歼灭残党只不过是又一次实验罢了。

       羽飞,22岁,太空防卫联盟军高机动菁英部队“天箭”的测试飞行员。从宇宙飞行士官学校毕业后,凭借优秀的技术被军方挑选为新型战机的试飞员。尽管羽飞在YF-10s的模拟测试中成绩相当突出,但是实际驾驶这种新型试作机的时候,还是稍感困难。

       羿式高机动战机YF-10s,代号“猛龙”。 YC重工(中华联邦军工企业,太盟军备开发商之一)研制的次时代变形战机试作型,和其它9台试作机不同的是,YF-10s没有搭载任何的XCV粒子武器,而是偏重于各种常规武器。固定武装为手部隐藏式LLA-14镭射机炮,拥有4个机翼挂点、3个机身特殊挂点。标准武装配备有手持S627六管20mm加特林机炮与高周波战术匕首,以及开发中的外挂式重武器模块。为了能最大程度获取机体的极限测试数值,目前并没有搭载用于调整与协助用的AI系统,只是装载了用于记录各种数据的特殊记忆模块。因此,驾驶该机完全依靠驾驶员的技术。

       任务简单明了,敌我双方装备的机体性能差距也是明显的,似乎是趟很轻松的任务。不过还有一个问题——羽飞必须单机深入敌军满布的发电站群心脏地带,其他人在数据收集完毕之前都得处于待机状态。就是说羽飞此次任务的唯一战友是他驾驶的“猛龙”。任务简报上面也很清楚写着“此次测试重点收集YF-10s单机实战数据,过程中除非4级状况,否则不能授权任何火力支援。”
       这一句话让羽飞很想骂娘,但在军队里命令就是圣旨,就算让你裸奔去歼敌你也得遵命。不过从YC重工提供的性能评估数据来看,YF-10s也确实足以傲视赤色军那些古旧时代的遗留品。
       羽飞将看完的资料放在桌子上,问苍狼:“那么,具体部署如何?”
       苍狼打开了手边的全息图像装置,发电站群的立体模拟地形图马上在羽飞面前的空气中展现开来。
      “本次的作战,主要是依靠YF-10s的速度与火力,迅速在敌人的阵型里撕开一道口子。因为要保护重要的发电站设施,传统的地面部队没法做到YF的那种精确性与速度性。这里是欧盟在北非的能源枢纽,上级的意思是避免而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而导致对方做出过激举动,所以此次让你单机作战,这也是对你的能力表示信任。”

       羽飞看着眼前这位大队长,脸上戴着的白色面罩将面容遮了个严严实实。蓝白相间的驾驶服和胸口特殊的胸章在夸耀着属于飞行员的荣誉——那是太盟精锐部队“天箭” 的正式飞行员专属制服,尽管在称呼只是相差了两个字,但测试飞行员与正式飞行员的区别则已经是天上地下了。没有人知道苍狼的真实身份,就算是上级也都是仅仅以代号称呼他,关于苍狼的传说在部队里有不少版本:死亡佣兵、强化改造人、……但没有一个版本能够得到任何方式的证实,总之他的身世就和他面具下的面容一样,是个谜。

       苍狼吞吐着烟雾,继续说:“作战在18点执行,你先在较远的地方待机,作战开始后我方会先对敌方的通讯设施和雷达进行干扰,并派出少量常规单位在侧翼进行扰乱作战,他们的任务是声东击西,将敌人主力吸引走。然后你驾驶YF-10s单机从正面高速突入到发电站群心脏地带,摧毁赤色军指挥部和歼灭主发电站附近残余敌军。YF-10s的武装性能你比我更清楚吧,而且根据侦查报告敌人的作战单位有限,相信你一个人就足够应付了。完成任务后立刻给待机的部队发射信号并确保发电站设施安全,大部队会全面突入压制。发电站是他们要挟的本钱,不到迫不得已他们不会主动毁坏设施的。在大部队突入之后你要立刻按原路返回,切记不要过多逗留。YF试作机的安全和数据采集回收是任务的第一位,剩下的就交给大部队吧,明白了吗?”
      “明白!”
      “另外据线报透露,敌人可能存在特殊武装。如果作战时判断危险系数超过预期,必须马上中止任务,撤离战场。”
       苍狼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说:“好了,你还有两个小时去准备。记住……一定要活着回来!”
      “是!”羽飞行了一个标准的敬礼。


       撒哈拉沙漠是地球上最大的沙漠,几乎占满非洲北部全部。气候条件极其恶劣,是地球上最不适合生物生长的地方之一。只是再严酷的环境也无法阻挡人类开拓的步伐,于是这里有了城市也有了住民。尽管如此,这片黄沙大漠还是在想方设法地驱逐着眼前这群不受欢迎的人类。在温和干旱的冬季和炎热干旱的季节之后总会有个反覆多变夏雨。暴雨倾泻而下,沙漠变得迷茫一片。常规来说这样的天气不宜进行突袭作战。但此刻,滂沱大雨哗啦啦的雨声却成为YF战机最好的掩护。

       旧式变形战机YF-9的引擎音噪虽然已经控制到很低,但是在这种空旷的荒漠里,引擎运转的轰鸣却还是会被放大好几倍,让人大老远就发觉其存在。而羽飞驾驶的YF-10s正是为了应对各种战局环境开发的泛用型机体,在隐蔽性和机动性上都比YF-9更胜一筹。机体搭载的新型火控系统,可以在目视度极低的雨天对地面目标实现精确打击,而且雨天路面太过泥泞不适合陆上部队作战,因此低空高机动性能卓越的YF-10s在此次任务中拥有无可比拟的优势。剩下的,就看驾驶员的能力如何了。


       天色渐暗,充满杀戮与讨伐的机械兵器在暴雨的掩护下悄然到来,这片黄沙荒漠不久之后将成为惨烈的战场。

      “‘野狐一号’已到达作战位置,准备就绪。”
      “‘野狐二号’已到达作战位置,准备就绪。”
      通讯频道里,一声声的就位,预示着战斗即将展开。

      YF-10s固定在专用的运输机的弹射装置上。羽飞正坐在驾驶舱内,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呼出,双手紧紧地握住操纵杆。战前的紧张是在所难免的。再过几分钟,“猛龙”将迎来它的第一次实战。
      “驾驶员注意,马上进入战斗区域。”运输机已经打开了发进口,“进路清理完毕。”格纳库内亮起了发进指示灯。
      “最好的果然还是直线突破吗…”羽飞自嘲,因为自己刚才还在为突入战场的最佳路线苦恼,此时却突然做出了决定。在出发前,苍狼和他说过,任务完成后他就有很大机会被编入天箭第2小队,成为正式飞行员,而专用座机就是这架YF-10s。当然前提是必须活着回来。
      “这片黄沙绝不会是我的归宿…”羽飞自言自语着,等待出击命令的下达,他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茶色的头盔玻璃罩下隐约透出一双自信的眼神。

      片刻,所有战斗单位均已准备完毕,时钟显示18:00。
     “作战开始,出发!”队长苍狼深沉而严肃的声音从通讯频道里传出。
     “YF-10s引擎启动。羽飞——出击!”
     借助弹射装置的推力,红白相间的战机如同离弦之箭般从格纳库射出。YF-10s仰角升空,羽飞调整了一下姿态,加大引擎出力,一道气流冲击波划过天空,朝目的地飞去。


      “巴萨耶夫队长!敌人朝我们进攻了!”伴随着阵阵炮响,几个慌慌张张的身影冲进了赤色敢死队队长巴萨耶夫?斯里兰卡所在的军营。在这该死的下雨天刚好又是吃饭时间遭到袭击,有一定的慌乱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不是什么正规军事组织。
       不过巴萨耶夫这个脑袋上绑着红色头巾的家伙显然很淡定。他悠闲的摆了摆手说:“别紧张。那些家伙不敢太嚣张的。别忘记我们身边就是他们宝贝的发电站。借着这里的优势防守,他们的大铁鸟不敢随便轰炸。而且别忘了我们的主战坦克是什么,门神!70mm的双管高速电磁炮!能把天上像苍蝇一样乱窜的家伙的菊花打成输油管!我们是敢死队,但不是送死队!那些开古怪的变形纸飞机的家伙是永远不会明白门神的威力的!”
      “真不巧啊,打过来的不是天上的苍蝇而是地上的蝼蚁。”边上发出讽刺的笑声的,是已经穿戴完毕准备出发的赤色军三头目——拉尔戈?科伦贝尔。他是赤色军变形战机小队的指挥官。
      “看来你的门神用不上了,那些笨重的铁牛也只能缩在家里看门口罢了,还好意思称敢死队,笑死人了……哈哈哈哈~~让你看看我怎么用你口中的苍蝇将那些蝼蚁清理掉吧。”说完,头也不回快步跑向自己的座机——正在掀开伪装迷彩遮布的SFX-111“阿波罗”。
      “切!讨厌的家伙。” 巴萨耶夫对着拉尔戈的背影比了个中指,然后转过身对手下说:“把坦克都开出来,准备战斗!“

       赤色军的SFX-111“阿波罗”编队掠过从侧翼进攻的野狐部队的上空。野狐们配备的主要武装很巧也是TA-79 "门神"。面对机动灵活的“阿波罗”以及PV-13 20毫米空用四管速射炮的疯狂扫射,门神赖以自豪的电磁炮显得有点吃力。幸好有少量护行的的YF-9在空中对抗着,但是性能上的优势被数量上的差距所牵制,制空权的抢夺战一直在僵持着。说是突击,但实际上野狐部队却是在一点点被逼退。
      “切……正规军也不怎么样嘛……”拉尔戈啐了一声,在通讯频道招呼着:“敌人空中战力只有少量的YF-9,制空权马上就是我们的了!乘势将他们适当逼退到安全距离就返航,切勿深入追击以防有诈。”
然而,他的这句话一个回应都没有。

       赤色军前线临时指挥部内,二头目吉尔?蒙迪尔刚接收完拉尔戈最后的通讯,耳机便传来刺耳的电波噪音。吉尔一手摘掉耳机:“我操!通讯干扰?!”毕竟是能当上恐怖组织头目的人,马上意识到情况不对:“快!想办法让他们回来!敌人看样子有奇袭!向指挥部发出紧急讯息!快!”
       不过就在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尖锐的呼啸声。AGM-X330咆哮着从天而降,将吉尔和他周围的几座临时建筑物,炸成了粉末。

      “人生短短50年,掐头去尾剩20。杀一人也好千人也罢,我的脑袋只有一颗呢。”巴萨耶夫在发现通信故障之后,立刻命令自己的部队就近找掩体进行掩护,同时将炮口一致对准了发电站设施。果然很快,倾泻下来的导弹就将他们周围的几个临时建筑——包括倒霉的二头目所在的地方——炸了个稀巴烂。
      “看样子是烦人的苍蝇啊……剩下的战机全部出动,找出它们的位置,把它们轰下来!” 巴萨耶夫从坦克驾驶舱探出半截身子,朝着自己的手下大声发号师令。不得不说他的临场冷静程度比起其他人要好很多,显然这家伙也是从战场上混出来的,。也许是因为这样,他在赤色军里的声望仅次于三个头目。几台SFX-111“阿波罗“从相继起飞,并变形成Falcon模式,试图通过雷达找到袭击者的位置。不过他们很快就惊异的发现,雷达上显示的敌人,仅仅只有一机!并且以极快的速度接近中。

      “要收集实战数据啊……那么接近战也是无法避免了……”计算好距离,羽飞将机翼挂点搭载的AGM-X330 “太阳风”超视距多目标联合攻击导弹,朝着锁定的目标倾泻下去。由于是单对多,这种子母弹性质的导弹成为了任务的首选。几台没来得及起飞的“阿波罗“瞬间湮灭在AGM-X330的爆炸之中。轻松的时间并不长,很快的,随着YF-10s的警报声响起,敌机已经试图捕捉并且射击这位不速之客。

       不过这正合羽飞的意思:“变换Falcon模式!”YF-10s紧贴身体的“手臂”和“腿”伸展开,借着脚部和机体四周的喷口保持平衡,开始变形。机体下方的特殊挂舱同时打开,悬挂的手持S627六管20mm加特林机炮落下,被右手稳稳的接住。左手则掏出了收纳着的高周波战术匕首,随着机体拇指的推动,匕首的保险被解除,散发出细微的“嗡嗡”声。

      “变形了!那台战斗机也能变成F模式!”阿波罗的驾驶员惊叫着,将手中的弹药朝着目标倾泻出去。地面上的门神炮弹也开始不断向这个不算小的目标砸去。不过YF战机的机动性显然不是摆着看的,伴随着羽飞灵敏的操作,YF-10s精确的闪避过了门神那充满了破坏力的炮弹,那姿态宛如天使般优美。


       不知道是因为火力密度还是控制问题,虽然“阿波罗”发射的追尾导弹被加特林机炮击落了,但还是有若干发机枪子弹射在了YF-10s的机背上,驾驶室内轻微震动了一下。
      “啧…强化过的装甲么。”显然羽飞对自机的装甲质量感到满意。战车的火力和装甲,战机的速度和机动性,这就是集两家之长具有的高度泛用性的YF-10s。在羽飞的操纵下,“猛龙”开始了它的咆哮。
       羽飞一边和几台“阿波罗”继续周旋,一边计算着门神坦克和发电设施的相对坐标。全身的血液沸腾,肾上腺的激素几乎直冲到脑细胞。

      “虽然还不能很好控制……但是还是……太慢了!”羽飞打开后部喷射器,“猛龙”瞬间加速突进到一架“阿波罗”面前。战术匕首准确的刺穿了措手不及的敌机机首,其内部分子极化现象产生的高热能量把敌机的驾驶舱融了个对穿。几乎同时,“猛龙”机身微妙的移动,将串在匕首上的“尸体”巧妙的当成了自己的盾,挡下从侧面袭来的机枪子弹。
       羽飞一推杆,撒手将已经成为马蜂窝的累赘丢开,任其自行坠落。手中的加特林机炮再度喷发火舌。这次的倒霉蛋是一台离开了掩体意图攻击的门神坦克。随着枪机枪管在旋转体导槽内的高速往返运动,呼啸而出的子弹将门神坦克那骄傲的装甲撕裂开来。


      “没时间再磨磨蹭蹭了…”羽飞瞄了一眼全息雷达,上面闪烁的光点提示着自己的状况并不乐观,敌众我寡的局面显然会让自己陷入苦战。那些依托着掩体不肯出来的家伙让自己没法返航。对方的SFX-111也不是死靶子,纵使没有YF-10s这般灵活,但是也让人有一种有力没处发的厌恶感。接下来数次的格斗战并不那么顺利,近距离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击波也让羽飞好像结结实实的挨上了几发炮弹一般。YF-10s的全手动操作弊端此刻显露出来了,在战斗中切换变形模式远不如有AI辅助的情况下顺畅。种种原因让羽飞甚至感到有点力不从心。
      “果然……单机作战很麻烦啊……”自嘲的力气都没有了。
       羽飞强行把引擎向前喷射,姿势调整器也全部运转,战机从Falcon模式变换成Knight模式。AIM-X54 “日炙”中近距离空空格斗导弹与AGM-X330齐发,换来的是三架敌机残骸坠落到地面。

      “妈的!这样下去不妙啊。”看着相继变成废铁的门神坦克和阿波罗战机,巴萨耶夫皱紧了眉头“这家伙竟然还能变成战术机,果然不是单机冲进来送死的。让'那个'做好出击准备,所有剩余的火力对我援护,我要亲自把这只到处乱闯的老鼠给弄死。”


       随着战斗的进行,借着YF-10s的优秀性能,羽飞已将大部敌军歼灭,赤色军抵抗的炮火渐渐的弱了下去。
     “看来差不多了,这次实战的数据应该对试作机的调整有不小的帮助吧。”羽飞一边考虑着一边在战场上搜索残余的敌军。突然,一发飞弹掠过YF战机在一旁爆炸,产生的气流波动差点让人形状态的YF战机倒下去。羽飞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吓了一跳。
     “从哪来的攻击!”光学影像马上显示出搜捕到的目标:一部伪装过的人形机器,肩部的飞弹发射器上还冒着白烟。
     “战术机?这就是队长所说的特殊武装么…想要在这东西的关照下安全返航是不大可能的了。”羽飞迅速调整了下战机的平衡,检查剩余的弹药后拔出了匕首。Kinght模式下的YF-10s俨然已摆好了迎击的姿态。
     “这场战术机之间战斗的胜利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因为我和人约好了要活着回去啊!”

     — 未完待续 —

  评论这张
 
阅读(850)| 评论(5)
cite实的扮这3e膐/了$部怂怂o/了$部怂薿/了$部怂o/了$部o/了$部o了。因为我簆 e nb-ini机(
<⒉" c\>< id="$_shareBtn_sinaweibo" <微博" c\>="shareitm sinawb f-bki">&nbs">&nbs">&nbs">&nbpan id="$_sh">&nbs">&nbs">&nb艘谎廴⒗状铮厦嫔了傅的譢>\r\n< qweibo<巫\>\r\n艘谎廴⒗状铮厦嫔了傅艘谎廴嗍="$_shareBtn_weixin" title="分享到微信" class="shareitm weixin f-bkicons">

用微信  “扫一扫”

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47,( in.齐发163.com/齐发/static/263304040pan66pan12520219/">J健nloa趸鷙被課式。= 空 Image();課式.srcs\'"fc07">齐发.163.com/空格斗导弹与AGManalyse.焕堑セ_s趸gle&ts\'+空 D酉().getTime()" border="0fc閞cs="fc07">式f.nosdn薪7嗬肟帐健/TlZCWHdFWFpidkQ1dGtJK1N5cFRBNzBLUFFPYnJEVi9LWk1KTzJlMTU2Yz0.jpg"是 {lin> a as x}( 蕉分星 -fce -f40">(齐发.163.com/${x.visitorN }/">((齐发.163.com/services/wap齐发.html?ay:npersonal齐发home">I废探class="来自网易手机博客" c>I废探class="来自iPhone客户端" c>I废探class="来自Android客户端" c>齐发.163.com/services/纹敕.html?ay:npersonal齐发home">I废探class="来自网易短信写博" c>齐发.163.com/${x.visitorN }/">(}( {if !!a}(齐发.163.com/${a.userN }/">J健>齐发.163.com/${a.userN }/">${fn(a.nick ,8)|escape}${a.selfIntro|escape}{if g eat260}${su腿耸S鄛{駃f}o/了$部么怂 了。因为我簄 cs实的癳膐/了$部么
mbga结结实 过 ge(oa ${fn(x.class,26)|escape}}(

推荐过献瞠日志的人: a as x}( 蕉分星 -fce -f40">(齐发.163.com/${x.recom剩觗erN }/">( cwd de">(齐发.163.com/${x.recom剩觗erN }/">(}(0}(他们还推荐了: b as y}(I废探c>齐发.163.com/${y.recom剩觗B敕erm娜薾k}/?ay:n=齐发/static/33lue)${y.recom剩觗B敕itle|escape}}((转载记录:( d as x}(I废>oa ${x.referB敕itle|escape}I废>oa ${x.referUserN |escape}}(( a as x}(oa 齐发.163.com/${x.userN }/${x.perm娜薾k}/?recom剩觗B敕" class="${x.class| efault:""|escape}">${x.class| efault:""|escape}}(( a as x}(oa 齐发.163.com/${x.userN }/${x.perm娜薾k}/?personalRecomB敕r itle机${x.class| efault:""|escape}">${x.class| efault:""|escape}}(( a as x}(oa ${x.齐发Tile| efault:""|escape}}(( a as x}(4}{b eak}{駃f}(齐发.163.com/${x.userN }/${x.perm娜薾k| efault:""}" r itle机${x.class| efault:""|escape}">${fn1(x.class,60)|escape}${fn2(x.,果然睺ime,'yyyy-MM-dd HH:mm:ss')}}( {lin> a as x}(${fn(x.class,26)|escape}}( {if !!(齐发Detail.preB敕erm娜薾k)}( 腿嗽己 de">oa c>xpenlee.齐发163.com/${齐发Detail.preB敕erm娜薾k}/">${齐发Detail.preB敕itle|escape} 蛂i机 de"> c>xpenlee.齐发163.com/${齐发Detail.n肮鼴敕erm娜薾k}/">${齐发Detail.n肮鼴敕itle|escape} a as x}((齐发.163.com/${x.,果然瞖rUser }/">((齐发.163.com/${x.,果然瞖rUser }/">(齐发.163.com/${x.,果然瞖rUser }/">艘谎廴o/的老怂怂o/ (}( 怂怂怂怂

ttl杀徽这6 bdwb bdc0篵dsan耐仔挛舘/ ( 空竤cfte睦纤怂怂怂怂怂怂怂 a c>I废探c>${hea 人nes.class|escape}')&&空竤lin>.length>0}( 空竤lin> as x}(7}{b eak}{駃f}(< 怂怂怂怂 怂 li c> s efocus/strue" 厥馕渥懊础雐齐穋k dote摹}( downloa163空竤f睦 怂怂怂怂怂怂 a c>www.163.com/空竤app/">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ic/3( 膐/ul( 膐/ul( 膐/ul( 膐/ul( 膐/ul( 膐/ul(齐发.163.com">多ic/3ic/3 膐/ (
,果然彩档陌e膐/了$部怂怂 了。因为我篵dwt篵ds2 bdc0簆 eer术机yodaoa _2er &_zoom:1鏾/了$部怂怂 c> case 膐/ ( clearfix模o/ (
close (艘谎廴o/煞咸( ztag p ee膐/ ( a as x}(齐发.163.com/${x.userN }/e x.voteDetailLin> as voteToOp蟣as}(}(艘谎廴艘谎廴艘谎廴艘谎廴${fn1(x.voteTime)}}(齐发.163.com/xpenlee/齐发/static/33lue)齐发.163.com/xpenlee/"; //博客的主页地址,作为博客的唯一标识(widget.wumii.com/肮/r=酉耫ItemsWidget.htm 膐/榛頸pt(< l c> h100f>艘谎廴o/ ( r cr h100f>艘谎廴o/ ( nb-mb lcr bh 煞蟘ee( l bl bhf>艘谎廴o/ ( r br bhf>艘谎廴o/ ( c bc bh lcrf>艘谎廴o/ ( l wl g lg h100f>艘谎廴o/ ( l wl t ltf>艘谎廴o/ ( l wl b lb">艘谎廴 徽wr g rg h100f>艘谎廴o/ ( 徽wr rtf>艘谎廴o/ ( 徽wr b rb">艘谎廴A恕R蛭液wkg h 煞蟘ee模了。因为我> h">艘谎廴艘谎廴艘谎廴页脚怂怂sp r=="nofol蕂w" c>yxp.163.com">哂的照片书-齐发.163.com/,果萩/th耸/">博客风格-齐发.163.com/services/wap齐发.html">手机博客-www.堑セ.com/app?n c=qbboke_pan50pa9_0pan下载LOFTER APPxpenlee.齐发163.com/rss/"是(-订阅此博客网易公司版权所有艘谎廴薱opy;1997-pan7r术机齐发-163-com-templ酉耬r &850怂<装过 ea rows="吹腸是s="吹 ="jst" 术机 -jst-aphisp r=="nofol蕂w" c>help.163.com/煞ecial/007525FT/齐发.html?b13azephi帮助艘谎廴齐发.163.com/n civ酉las.do?h5${u}怂怂sp{lin> wl as x}(${x.g} x.l as y}(${y.n}}(}(< wl as x} c>${x.n}}(<怂sp{/if}(<api.齐发163.com/';(api.齐发163.com/ms/dwr';(api.齐发163.com/xpenlee/dwr';(api.齐发163.com/cap/captcha.jpgx?废rentId=33lue)b.”中近6嗬肟湛崭穸返 /mbox/';(os.齐发163.com/common/ava.s?h5os.齐发163.com/common/ava.s?h5os.齐发163.com/common/ava.s?pb.”中近6嗬肟誧ommon/portrait/f蟘e/preview/';(b.”中近6嗬肟誧ommon/f蟘e60.';(b.”中近6嗬肟誧ommon/f蟘e140.';(photo.163.com/photo/html/活ossdomain.html?t=pan00pa5'(xpenlee.齐发163.com/'(b1.”中近6嗬肟湛崭穸返紃/j/pc.js?v=14953527459n膐/榛頸pt(<怂怂<榛頸pt c ="装过/java榛頸pt &rcs="fc07">b1.”中近6嗬肟湛崭穸返紃/j/m/m-3/pm.js?v=14953527459n膐/榛頸pt(<怂<榛頸pt &rcs="fc07">analytics.163.com/ los.js" c ="装过/java榛頸pt 膐/榛頸pt(<怂<榛頸pt c ="装过/java榛頸pt (<怂怂_ los_nacc='齐发';neteaseTrn ker();(music.ph薪6嗬肟誴h衘s?01');(< (< 肑.>51.”中近6嗬肟湛崭regflow/r/js/齐发_aswlf_V3_1衘s';(